最快更新最新章节!

    程凌宇停下脚步,左手掌心飞出了方天宝印,悬浮在他头顶上方,垂下万道光华,形成一个超强防御,抵御着血煞之气的侵袭。

    胡玉儿皱眉道:“这件宝贝从未听人提过,到底是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萧凌峰、寒真等四人全都呆呆的看着方天宝印,搞不懂那是什么玩意,但却被这件法宝的威力给惊呆了。

    有了方天宝印的护体,程凌宇继续迈步而出,那些血煞之气演化而成的刀枪虽然无法突破方天宝印的防御,但却形成了强劲的冲击波,让程凌宇举步维艰,速度越来越慢了。

    血河附近,煞气成风,能绞碎万物。

    程凌宇吃力的前行着,在距离血河还有三丈远处便再也无法前进了。

    “境界还是太低了。”

    程凌宇暗叹,虽然自己战斗力惊人,但修为境界确实比一般人要差很多。

    翻滚的血河中,不时有残缺的灵器翻出,好似水中的鱼儿,时隐时现,一闪而没。

    程凌宇试着出手,想凌空摄取河中的灵器,结果发出的力道刚一冲出方天宝印的防御范围就被瞬间撕碎了。

    程凌宇剑眉紧锁,沉默了好一会,又第二次出手。

    这一次,程凌宇经过反复推算,撑开了一口洞天,里面飞出一座宫殿,通体遍布月牙形的灵纹,正是十大不灭魂中的器魂——太阴锁仙宫。

    这座宫殿刚一飞出,就遭受到了血煞之气的剧烈冲撞与侵蚀,通体光芒在不断的颤抖与震动,但却成功抵挡住了第一轮的血煞侵袭,朝着血河重飞去。

    太阴锁仙宫是器魂,对于灵器有着特殊的拘禁与束缚之力。

    程凌宇祭出器魂,就是希望能借助它来摄取血河中的灵器,那可是好东西。

    若是完整的灵器就自己留着用,残缺的灵器可以用来饲养冥幻魔刀,壮大它的实力,争取早日解除刀身上的第三重封印。

    这条血河很神秘,仅从山谷的地形而言,看不到头也看不到尾,翻滚的血水之中不时有亡魂冒出,演化成一张张鬼脸,形形色色。

    那是血魂,凶煞无比,结合各种尸骨、尸体、灵器的气息,能抗衡不灭魂。

    修为稍弱的魂武境界修士站在附近,片刻之间就会魂飞魄散,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程凌宇控制着太阴锁仙宫,在河面上摄取河中翻滚而出的灵器,不一会就收入了五件灵器,可惜全都已经残缺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太阴锁仙宫已经摇摇欲坠,快要承受不起血煞之气的持续侵袭。

    程凌宇连忙收回太阴锁仙宫,打量着那五件残缺的灵器。

    这些全都是绝品灵器,可惜被血河长时间腐蚀,灵能已经大减,降至上品灵器的级别。

    并且,五件灵器之上都还残留着大量的血煞之气,稍不小心沾染上了,就会大祸临头,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程凌宇分析这血煞之气,灭空神念波结合梦幻魔瞳,很快就分析出了它的成分以及蕴含的诸多奥秘。

    “修炼魂域法相需要一个很好的灵魂承载体,一般的修士都是以五行元能为根本,融合不灭魂,然后进一步修炼,逐步凝练出法相。但这五行元能最多能承载两道不灭魂与七道普通武魂,与我的情况并不适宜。”

    程凌宇如今处在魂武六重魂域阶段,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如何凝练魂域法相,这是必经之路,不可回避。

    程凌宇开辟了十洞天,融合了十大不灭魂,要想凝练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金身法相,这可比常人困难百倍。

    如今,在这血河附近,程凌宇受血煞之气的侵袭,从中有所启发,经过灭空神念波的仔细分析,脑海中冒出了一个很疯狂的念头。

    这血河之中的血煞之气很可怕,因为它融合了尸体、尸骨、灵器等各种力量。

    这些尸体与尸骨生前绝不是普通人,程凌宇估计至少都是灵尊级别,那些灵器也全都是绝品灵器,甚至还有圣器在内。

    若能抽取血河之精髓,凝练魂域法相,那会是怎样的效果?

    程凌宇在考虑这个问题,血河的可怕他已经深有体会,但越是凶煞可怕的存在,融合炼化之后,威力也就越发的惊人。

    胡玉儿、萧凌峰、寒真等人都焦急的看着程凌宇的背影,不知道他干嘛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程凌宇感受到了五人的目光,那上面承载了五人的意念波动与情绪。

    以往,程凌宇根本无法感应到目光中所蕴含的深意,除非是彼此凝视,或能猜出一二。

    如今,领悟并初步修炼灭空神念波后,即便是背对着胡玉儿、寒真等五人,程凌宇也能感应到五人眼中的意念波动与情绪变化,这是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闪而退,程凌宇收起方天宝印,回到了胡玉儿身侧。

    “这条血河诡异可怕,我们顺河而下去瞧瞧,顺便留意一下四周的情况,看看可有其他修士在这附近。”

    胡玉儿没有异议,萧凌峰、寒真、陈松、左毅四人也没有更好的意见,于是便采纳了程凌宇的提议,六人顺河而下,与血红保持着安全距离。

    那是血魂,凶煞无比,结合各种尸骨、尸体、灵器的气息,能抗衡不灭魂。

    修为稍弱的魂武境界修士站在附近,片刻之间就会魂飞魄散,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程凌宇控制着太阴锁仙宫,在河面上摄取河中翻滚而出的灵器,不一会就收入了五件灵器,可惜全都已经残缺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太阴锁仙宫已经摇摇欲坠,快要承受不起血煞之气的持续侵袭。

    程凌宇连忙收回太阴锁仙宫,打量着那五件残缺的灵器。

    这些全都是绝品灵器,可惜被血河长时间腐蚀,灵能已经大减,降至上品灵器的级别。

    并且,五件灵器之上都还残留着大量的血煞之气,稍不小心沾染上了,就会大祸临头,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程凌宇分析这血煞之气,灭空神念波结合梦幻魔瞳,很快就分析出了它的成分以及蕴含的诸多奥秘。

    “修炼魂域法相需要一个很好的灵魂承载体,一般的修士都是以五行元能为根本,融合不灭魂,然后进一步修炼,逐步凝练出法相。但这五行元能最多能承载两道不灭魂与七道普通武魂,与我的情况并不适宜。”

    程凌宇如今处在魂武六重魂域阶段,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如何凝练魂域法相,这是必经之路,不可回避。

    程凌宇开辟了十洞天,融合了十大不灭魂,要想凝练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金身法相,这可比常人困难百倍。

    如今,在这血河附近,程凌宇受血煞之气的侵袭,从中有所启发,经过灭空神念波的仔细分析,脑海中冒出了一个很疯狂的念头。

    这血河之中的血煞之气很可怕,因为它融合了尸体、尸骨、灵器等各种力量。

    这些尸体与尸骨生前绝不是普通人,程凌宇估计至少都是灵尊级别,那些灵器也全都是绝品灵器,甚至还有圣器在内。

    若能抽取血河之精髓,凝练魂域法相,那会是怎样的效果?

    程凌宇在考虑这个问题,血河的可怕他已经深有体会,但越是凶煞可怕的存在,融合炼化之后,威力也就越发的惊人。

    胡玉儿、萧凌峰、寒真等人都焦急的看着程凌宇的背影,不知道他干嘛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程凌宇感受到了五人的目光,那上面承载了五人的意念波动与情绪。

    以往,程凌宇根本无法感应到目光中所蕴含的深意,除非是彼此凝视,或能猜出一二。

    如今,领悟并初步修炼灭空神念波后,即便是背对着胡玉儿、寒真等五人,程凌宇也能感应到五人眼中的意念波动与情绪变化,这是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闪而退,程凌宇收起方天宝印,回到了胡玉儿身侧。

    “这条血河诡异可怕,我们顺河而下去瞧瞧,顺便留意一下四周的情况,看看可有其他修士在这附近。”

    胡玉儿没有异议,萧凌峰、寒真、陈松、左毅四人也没有更好的意见,于是便采纳了程凌宇的提议,六人顺河而下,与血红保持着安全距离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看不到任何生命痕迹的山谷,不仅血河附近没有动植物,就连目光所及的范围内,都看不到任何绿色植物。

    天空灰蒙蒙的,成片的远山光秃秃的,寂静阴幽,完全就是一个死绝之地。

    血河水势汹涌,血浪滔天,宛如一条巨大的血龙盘踞在山谷中。

    程凌宇剑眉紧锁,一直在观察血河,心里不停的推算与分析,思考着血河的来历。

    胡玉儿媚眼迷人,似乎看穿了程凌宇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你对这血河很感兴趣啊。常人见了避之不及,你却别有所图。”

    程凌宇淡然道:“你跟着我,不也是别有所图?”

    胡玉儿白了程凌宇一眼,娇嗔道:“我是看得起你才跟你一起,别人求我去我还不去。”

    程凌宇打趣道:“这样说来,我应该赞扬你有眼光,慧眼识英雄。”

    胡玉儿得意道:“我的眼光十有九准,偶尔一两次看错了,那也是你不行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